丁香网 - 打造魅力男人

丁香网

由矢野浩二“争议言论”引发的思考:中国的“狗屎问题”为何难解决

来源:网络整理|分类:时事新闻|时间:2017-12-07 17:07:00|作者:
由矢野浩二“争议言论”引发的思考:中国的“狗屎问题”为何难解决

两天前,有着“在中国最出名日本人”之称的艺人矢野浩二突然在网上引起了风波,事情源于他在日本录制的一段旧视频,这段视频被翻了出来,风波的焦点在于“中国人没资格养狗”的言论。矢野浩二讲的其实是中国存在的狗屎问题,而狗屎,在中国确实是个大问题。

狗屎狗尿攻占大城市

“1900年夏,八国联军攻入北京城。然后,他们发现自己置身于一座巨大的露天厕所之中。”(《短史记:百年前的北京,是一座巨大的露天厕所》)

现在在外面拉的不是人,变成了狗。只要你有基本的城市生活体验,只要你喜欢散步,只要你走路时不只看天,一定会发现,现在的城市,已经被狗屎狗尿攻占。小区、公园、人行道、树坑、草丛,总之,除了车流湍急的地方,都有狗屎。

由矢野浩二“争议言论”引发的思考:中国的“狗屎问题”为何难解决

矢野浩二在日本综艺节目里用调侃语气说出“中国人没资格养狗”,不能说完全合适,因为“中国人”是一个全称判断,你总能找出例外。但矢野浩二在中、日两国都有长时间生活经验,通过对比,认为“经常看见中国人对狗屎不理不睬”,是有相当可信度的,这也和大多数中国人自己的体会吻合。

其实一个日本人是有底气就狗屎问题对中国人嚣张的。因为在日本,遛狗者往往会提着一个袋子,袋子里面的内容是:手纸、小铲和塑料袋。最让人吃惊的,还有一瓶用来冲洗大小便的水,以便随时冲刷掉狗屎、狗尿给路面带来的遗迹。

一个华裔,从加拿大回到中国后的第一感受,不是对比强烈的空气污染,而是在路上行走得特别小心——小心脚下那些无处不在的狗屎。他认为,晚上在加拿大遛弯根本不用考虑狗屎的问题,因为温热的狗屎都在第一时间被狗主人铲走、带回,放进自家的垃圾箱里。而在北京的夜晚散步,灯火辉煌,要随时躲避人行道上的“地雷”。

由矢野浩二“争议言论”引发的思考:中国的“狗屎问题”为何难解决

“我要毒死你的狗”

过去的十年中,国内关于狗的公共讨论大部分还停留在高速拦狗、玉林狗肉节等。实话实说,这些讨论带来的收获甚少。站在吃狗肉两端的人群,是无法彼此说服的。但一个明确的趋势是:吃狗的人一定越来越少,不吃狗的人一定越来越多。

关于狗的矛盾,一定会从吃狗者对峙不吃狗者,转变成养狗者对峙不养狗者。这是两个更广泛、利益冲突更明确的群体。成都街头,江湖郎中给狗割声带,5分钟一个,画面血腥,狗吠凄厉。为什么要给狗割声带?因为怕打扰邻居。

“一块巧克力,一颗大蒜头,送你讨厌的狗狗上西天。”由于狗不能食用巧克力和大蒜,有人给恨狗者支招,说在小区道路上投放这些食物,就可以治一治遛狗不拴的人。但他们不知道的是,即使是拴住的狗狗,也不能完全防止它们在路面上乱吃乱闻。

今年9月,南京的动物保护志愿者突然在网上发现了一个“毒杀猫狗”qq群。群里面有专门负责教大家如何用药品毒杀犬只还有猫咪,具体的方法,大多是投放夹杂了有毒物质的香肠。

由矢野浩二“争议言论”引发的思考:中国的“狗屎问题”为何难解决

和农村地区常见的毒狗不一样,在大城市的小区里毒狗,不是为了吃。被毒杀的狗,基本是泰迪、金毛、拉布拉多等宠物犬,毒杀它们的目的,是讨厌它们,或者说讨厌它们的主人。

法律界人士表示,毒杀宠物猫狗,除了涉嫌构成故意毁坏财物罪外,还有可能构成危害公共安全罪。法律问题其实不是关键,关键的是,我们看到了两个互害群体:一个是残忍毒杀宠物犬、觉得自己深受困扰的极端非养狗者,一个是觉得对方无人性而对自己养狗行为又不加检点的部分狗主。

那么为什么城市的白领会更喜欢“撸猫”?简单来说就是因为猫更适应现代人类。如果猫狗之中有一个要先灭绝,一定是狗。猫不用溜,不会叫,允许主人出差,拉屎撒尿自己解决,负外部性远小于狗。现在宠物狗的培育技术非常发达,常有新品种产生,不排除以后会繁育出“猫一样的狗”。在这一点上,肯定是宠物适应人类,而不是人类适应宠物。

由矢野浩二“争议言论”引发的思考:中国的“狗屎问题”为何难解决

社会势不可挡

中国的宠物狗,还远远不够多。根据中国产业信息网2016年提供的数据,从城市拥有犬只的家庭占比来看,北京为7.5%、上海为4.5%,全国仅为1.7%,而美国70%的家庭拥有宠物犬。可以断言,未来十年,宠物猫狗数量将会快速增加。

这里有两个原因。第一,宠物狗人均占有量和人均GDP有关,说白了,和富足程度有关。以狗粮为例,现在比较好的进口狗粮,要40元至50元一斤(比牛肉还要贵),次一点的国产狗粮,也要15至20元一斤(比猪肉还要贵)。如果你不幸养的是泰迪、比熊这些狗,还要定期美容,费用至少100以上。穷人无法精致地养狗。

第二个不可忽视的因素,是人口的老龄化和背后潜藏的深刻孤独感。可以发现,很多城市年轻人在养了猫狗后,品尝到了种种不便和无法陪伴的痛苦后,选择把宠物猫狗送回老家,由爹妈看管。爹妈的态度历经“抗拒——接受——宠溺”这个过程。爹妈是孤独的,猫狗也是孤独的,大家彼此做伴各取所需。

另外,在如今国内风头正盛的短视频领域内,最重要的一个分类就是猫狗卖萌。这一类视频的用户粘性极大,对目标用户的注意力有吸盘一般的影响,据说这类视频有“疗愈”功能,会培养出更多人购买宠物的意愿。

等到北上广深每两户或三户人家,就有一只宠物狗,且养狗者行为没有总体上的改观,大城市里的狗屎将是一个天量存在。

由矢野浩二“争议言论”引发的思考:中国的“狗屎问题”为何难解决

不必上升到素质论,而是养狗门槛不够高,罚得不够狠

如果把任何社会议题都扯到素质论上,那根本无法得出结论,因为居高临下的道德判断即使是正确的,也无法形成更多的共识,从而不能推动改变。

我们就拿路上的狗屎来说,不用扯那么复杂,如果你家的狗在客厅里拉屎,你会不收走吗?肯定不会,因为这是你的家,你嫌臭,你妈会打死你。为什么在马路上就可以置之不理呢?因为没有后果。

2003年就实施的《北京市养犬管理规定》第30条写明,携犬人对犬在户外排泄粪便不立即清除,破坏市容环境卫生的,由城市管理综合执法组织责令改正,并可处50元罚款。这条规定基本就是一句废话。城市里的摄像头,是用来拍违章和做安防的,是用来抓狗屎的吗? 你不可能现场抓住不清理犬粪的犬主,所以罚款无从谈起。

由矢野浩二“争议言论”引发的思考:中国的“狗屎问题”为何难解决

很多人会说巴黎是著名的“狗屎之都”,并且认为法国文化中有“左脚踩上狗屎会交好运”的说法。这不知道是哪个段子手编出来黑法国人的。实际情况是,在2002年以前,巴黎人允许狗随地大小便的坏习惯就和中国人一样,巴黎确实狗屎多。但是在巴黎政府开展狗屎清理运动后,这一现象得到明显好转,虽然整体卫生状况和日本没法比,但狗屎遍地的情况已经得到根本扭转。怎么治理的?其实就是罚款,一张罚单高达183欧元,并且,一年开出2万多张罚单。

最后我们回到养狗“资格论”的问题。可以发现,在很多回迁小区,狗特别多,而且一户多狗的现象特别严重。回迁小区很多人拆了4、5套房,余生的主要任务就是陪狗慢慢变老。有些人说,这些人不适合养狗,因为素质低。其实恰恰说错了,他们是最适合养狗的,因为有钱有闲。只不过,他们中的大多数人,没有办理狗证,逃避每年500至1000元的管理费。

这笔管理费其实有必要再提升,另外,可以讨论下,养狗者是不是得单独交一笔费用,专门给到清洁工,是清洁工在替不守规矩的养犬人收拾残局,而这本来不该属于他们的工作内容。

由矢野浩二“争议言论”引发的思考:中国的“狗屎问题”为何难解决

说到这里,有一句话或许有些不方便放在台面上讨论,因为有点政治不正确:没钱又没闲的人,是不是就没有资格养狗?这里牵扯到的一个根本性问题是,养狗是不是基本人权?我们知道,对一些负外部性明显的行为,一般会用经济手段加以限制,比如市中心高额的停车费,那么,对于养狗者,有没有必要对经济条件加以甄别?这个问题,暂且不给出答案,读者可以发表自己的意见。

最后我们说一个细节。在台北“国父纪念馆”门内的广场上,居然有一个设立在路边供人取用的遛狗垃圾袋,专门用于清理狗屎。惊诧之处并不是在于有这么个设置,而是在这样的景点,居然可以在其内部道路遛狗。相信这是养狗者和非养狗者利益博弈的结果。如果一个城市的养狗者变得守规矩,那么不养狗者是可以让渡一些权利、空间让养狗者有更大的遛狗空间的。

我们知道,北京很多公园是命令禁止宠物犬入内的,这一定是个好规定吗?不一定,但这是防止局面进一步恶化而不得不施行的制度,如果北京的养狗者能有高素质,那么公园是不是可以对遛狗者开放,也是可以讨论的。

  • 赞一个()

  • 踩一个()

  • 复制本页网址